迎松鹤

(重发)醉春芳[全]

聂瑶纯肉儿童学步车

无逻辑无剧情纯肉注意避雷
重新整理了链接,这次不发在简书,发在微博✔

就不信这他娘的还能给删了

不多说,上车

↓↓↓↓↓↓

https://m.weibo.cn/5027251289/4104388702344265

https://m.weibo.cn/5027251289/4104406016753756

https://m.weibo.cn/5027251289/4114015141478278

https://m.weibo.cn/5027251289/4114016236161764

https://m.weibo.cn/5027251289/4114017297270805

链接戳不动见评论,打啵♪

问心无愧

被踹下金麟台的瑶妹视角心理活动
小学生文笔,ooc致歉,私设如山
大概就是瑶妹下定决心除掉大哥之前的心理活动,写得很有快感XD    

        金光瑶很快从地上爬起来。

  纵然他在被踹下金麟台的瞬间已经下意识催动灵力护住了要害,可毕竟是灵力低微,无论如何也抵不得赤锋尊这怒气勃然的一脚。

  于是只能在金家弟子睽睽众目之下生生从金麟台最上面一级玉阶,滚到最下面一级。

  停止滚动的时候金光瑶脑海中已是一片嗡然,身上也无一处不疼,却还是稳稳地站起来,半步踉跄都不曾,细瘦腰杆直戳戳地挺得比任何时候都直。

  仔细掸掸身上滚得灰蒙蒙一片的金星雪浪袍,再抬手正正发冠,金光瑶这才扬起一张就算没什么表情也三分笑意天成的妍丽脸庞。就那么站在金麟台之下,彬彬有礼冲着金麟台之上的聂明玦遥遥拱手一揖,然后半个屁也没有放,转身离开。

  金光瑶神色平和得仿佛不是被赤锋尊当众踹了个狗吃屎而是刚和人家进行了亲切友好会晤一般,背影那叫一个气度翩然。

  ‘嘿。金光瑶,你说说,滚落金麟台两次,你这可也算得独一份了。都说一回生二回熟,这金麟台若有灵都只怕都认得你了。’

     金光瑶在心里几乎有些乐观地自嘲着,面上又挂起讨喜的笑模样。对鼻腔猛然窜上脑门的酸热感一无所察一般,也只当眼角骤然的湿意不存在,悠然负手,迎着金家弟子或明或暗的各色视线闲庭信步。

    倒不是他心理素质太好不急着离开,而是他没办法走更快。 一路磕碰着滚下来,身上疼得厉害,腹上被踹中的地方更是一抽一抽痛得眼前阵阵发黑。

  金光瑶很快想到了很多年前似曾相识的一幕。

     在他还是孟瑶的时候,曾经拿着孟诗宝贝了一辈子的可笑‘信物’千里迢迢来寻生父,后来呢?后来也是这么着,让金家家丁当着各家修士的面,把他从金麟台上踹下来。

  也是一样,从金麟台最上面,滚到最下面。

  这么多年过去了,从人尽可欺的娼妓之子,兢兢业业九死一生爬到名动天下的敛芳尊之位,金光瑶以为一切都不一样了。

  没想到还是一样得挨踹。

  更没想到,自己这么多年忍辱负重的努力,在自己敬慕的大哥眼里,不过抵得一句“娼妓之子,无怪忽此。”

         金光瑶一时之间几乎有些心灰意懒,不知道自己拼命了这么多年到底图个什么,所有的努力被全盘否定的滋味一点都不好受。

  他觉得自己难受得快死掉,心口像是让人用力插了一刀还狠命搅了一搅。只觉得身上所有伤加起来都疼不及那颗七零八碎的玩意儿之万一。

  多狠,一刀就足以让人灰飞烟灭。

     何况给他这一刀的不是别人,正是聂明玦,是他放在心尖儿上憧憬的赤锋尊,是他仰慕了那么好些年的大哥。

  金光瑶终于走进自己的居室,方掩上门扉便再无力支撑,摁住心口翻涌的疼痛,滑靠门上不住大口喘息。

  他仰头盯住自己称得上简陋的房间里唯一可算奢华的东西,一副精心装裱后高挂厅堂的字,凛然遒劲的笔触,是聂明玦赠与他的结拜之礼,上书四字——

  问心无愧。

  金光瑶久久凝视着,然后扶住门慢慢站起身,小心将其取下,近乎虔诚地伸出食指随着那人刚劲笔触一笔一画描摹。

   “大哥,你总要求我做事问心无愧,我虽做不到尽然,可你须知我纵然尽负天下,唯独对你和二哥问心无愧。”金光瑶喃喃着,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用力闭上眼,“可是从今天开始,便只余二哥一人了。”

   金光瑶在掌心聚拢灵力用尽全力一震,灵力激荡着把裱装好的字撕扯成齑粉四下飘散。

  
     ‘聂明玦。’

  在一室飘摇纸粉中,金光瑶心想。

  ‘我终于开始恨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