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咸

金戈既出,无人不降。

(重发)醉春芳[全]

聂瑶纯肉儿童学步车

无逻辑无剧情纯肉注意避雷
重新整理了链接,这次不发在简书,发在微博✔

就不信这他娘的还能给删了

不多说,上车

↓↓↓↓↓↓

https://m.weibo.cn/5027251289/4104388702344265

https://m.weibo.cn/5027251289/4104406016753756

https://m.weibo.cn/5027251289/4114015141478278

https://m.weibo.cn/5027251289/4114016236161764

https://m.weibo.cn/5027251289/4114017297270805

链接戳不动见评论,打啵♪

1个声明

占tag歉,这是一个删文致歉。

醉春芳由于尺度原因被原站锁了,所以之前发过的链接全都失效。本来打算以图片形式重发的,试了几次由于图太长所以都会糊……ORZ,暂时没有解决办法。
链接失效的几篇已经删了,我会努力想办法补发,抱歉抱歉各位点过赞的小天使。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住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想写民国军阀设定的三尊,想写军装聂军装涣军装瑶。
还想写星际机甲设定的晓薛,游侠晓和星盗洋,开机甲打架,biubiubiu——

啊……!!!

醉春芳[壹]

•一辆聂瑶(儿童学步)车
•万能(瑶妹被人下药)梗
•角色属于墨香铜臭,ooc属于我
•新手开车私设如山不喜……您又打不到我XD
•篇幅较长有中下尽量两天内开完
•如果开车被抓就稍后放链接

            金光瑶觉得自己快疯了。

            药效已然在他体内发作且有愈演愈烈之势,下腹热浪一波强过一波不断翻涌,几度烧灼。胯下欲望更是硬得发痛,一次次叫嚣着想要宣泄却总在紧要关头被聂明玦以灵力封住穴脉生生逼退。

            “三弟,你且忍忍,这附近并无秦楼楚馆之地可供你抒解。[醉春芳]药效极霸道,若是放任你自渎势必伤及根本,须得大哥以灵力替你疏导药效。”

            聂明玦指掐灵诀隔着金星雪浪袍质地上佳的衣料在金光瑶热得发烫躯体上不断点动,借灵力帮助金光瑶梳理体内流窜欲望。一如既往冷硬声音此刻几不可察带了些许喑哑隐忍,然而金光瑶已深陷欲望折磨显是听不出来,又或许连聂明玦自己也没意识到。

            又一波猛烈欲望来袭,灼得金光瑶眼前阵阵发黑,在这堪称折磨的情欲刺激下金光瑶早濡红了眼眶。眼尾长睫被盈盈泪意浸润,漆黑瞳眸嵌在两汪薄泪里亮得惊人,平日天生带三分笑意的眉眼此刻半开半阖尽是流露痛苦茫然神色,却无端挂一段风流春意,长睫翕动间堪称勾魂夺魄。

            金光瑶原本白净面皮此刻被欲望薰染匀上一层薄红,墨玉发丝被细碎汗珠打湿黏在颊侧,雪白整齐齿列徒劳地扣住下唇,想锁住即将冲口而出的羞耻呻吟,平日本就稍嫌鲜妍的唇被这么一咬显得更加饱满红艳,原就俊美秀丽的一张小脸在药效作用下简直堪称艳色逼人。

            聂明玦看着这样的金光瑶只觉自己也被那欲望沾染,喉头的突起不断上下颤动,唇舌一阵几乎要起火的生涩干燥,几乎有些狼狈地将胶着在金光瑶身上的视线生生扯开。

       微微阖目默念清心经强迫自己不去留意眼前春色,聂明玦心中暗道无怪乎有那贼人妄图给自家三弟下药……这份风情便是、便是他自己看了也难以把持。

            这样的念头倏忽闪过,聂明玦面上不显内心却一阵近乎慌乱的震颤——原来,他竟是对自己的结义兄弟抱有如此龌龊念头?!

          不敢再细思,聂明玦原本平稳贴于金光瑶身上输送灵力的手仿若被烫到一般迅速抽离。

          金瑶昏沉间察得聂明玦抽手,一并带走了那唯一可缓解此刻困窘的清凉灵力,有些慌乱下意识想开口唤大哥。辛苦锁了半天的媚声再难压抑,滚烫气息自起伏不定的胸膛喷薄,一路滚过颤动喉头冲出雪白齿列,在殷红唇舌间柔柔打个转,再出口便是仿若带了撒娇意味般一声甜美中夹杂痛苦的低吟——

            “呜…大哥…”

            聂明玦于是感觉自己也快疯了。

            原本清明的眼底迅速染上一层赤红,颈侧青筋根根迸出。聂明玦是拼了命在抑制自己想要狠狠占有眼前人的冲动,然而胯下那因一声大哥而倏然挺立的尘柄却完全不买账,反而有愈加坚硬胀痛的趋势。

            偏那金光瑶好生不识好歹,到此番境地已浑浑噩噩不识在得何处,竟自动伸出手与那衣袍纠缠。原本严整衣襟很快被金光瑶扯得微散,从聂明玦的角度可以轻而易举看到金光瑶精致灵巧的一段锁骨,以及平日牢牢掩在衣袍下白玉般莹润的肌肤。衣料的粗暴摩擦和药效持续蒸腾使得暴露在空气中的一小片皮肤也很快染上诱人薄红。

            金光瑶已然有些神智不清,只晓得无意识用带了浓重鼻音而显得仿若哭腔的声音断断续续向聂明玦表达自己的不适。

             “大哥…好热,我热…呜…大哥,帮帮我,好难受…”

            聂明玦狠狠闭目不去看金光瑶那诱人姿态,耳中却盈满金光瑶委屈得小奶猫呜咽一样的声音,心头思绪不住激荡,胸口起伏不定,脑海中几番天人交战。

           这[醉春芳]本无药可解,中药者唯有通过与人媾和方能泄去药效,先前他强行以灵力为金光瑶疏导却也实属无奈之举。而如今……也罢,他聂明玦自认也不是甚圣人,做事但求问心无愧罢了。而今便是对自己的三弟动了尘心又如何?当下为人解药为上,旁的便押后再说。

           再睁眼神色不复适才狼狈挣扎,眸底一片幽深暗沉,聂明玦不再犹豫,大掌一握便捉了金光瑶仍兀自与衣襟缠斗的一双皓白腕子。

           金光瑶有些偏瘦,五指纤弱修长,腕骨微突,此刻双腕一并卡在聂明玦虎口,简直有些硌手。聂明玦脑海中闪过[还是胖一点抱着舒服]的诡异念头,手上动作却不见停顿。

            只手箍了金光瑶双腕制住他挣扎动作,聂明玦腾出的右手转眼便覆上金光瑶剧烈起伏的单薄胸膛。腕间一抖,灵力自他掌心涌出激荡游走金光瑶周身衣袍,顷刻间质地良好的衣料化为裂帛片片碎开,只余些许残丝败缕挂在金光瑶关键部位欲坠不坠。

            透过破碎衣料隐约可见金光瑶玉白胸膛上两点圆润可爱的红色茱萸,以及胯下耸立的玉茎。聂明玦以近乎审视的目光在金光瑶裸露躯体上逡巡,仿若巡视自己领土的雄狮般将金光瑶此刻媚态寸寸刻入心间。

            “金光瑶。接下来的,你便受着。”
           

问心无愧(被踹下金麟台的瑶妹视角心理活动)

小学生文笔,ooc致歉,私设如山
大概就是瑶妹下定决心除掉大哥之前的心理活动,写得很有快感XD    




        金光瑶很快从地上爬起来。

  纵然他在被踹下金麟台的瞬间已经下意识催动灵力护住了要害,可毕竟是灵力低微,无论如何也抵不得赤锋尊这怒气勃然的一脚。

  于是只能在金家弟子睽睽众目之下生生从金麟台最上面一级玉阶,滚到最下面一级。

  停止滚动的时候金光瑶脑海中已是一片嗡然,身上也无一处不疼,却还是稳稳地站起来,半步踉跄都不曾,细瘦腰杆直戳戳地挺得比任何时候都直。

  仔细掸掸身上滚得灰蒙蒙一片的金星雪浪袍,再抬手正正发冠,金光瑶这才扬起一张就算没什么表情也三分笑意天成的妍丽脸庞。就那么站在金麟台之下,彬彬有礼冲着金麟台之上的聂明玦遥遥拱手一揖,然后半个屁也没有放,转身离开。

  金光瑶神色平和得仿佛不是被赤锋尊当众踹了个狗吃屎而是刚和人家进行了亲切友好会晤一般,背影那叫一个气度翩然。

  ‘嘿。金光瑶,你说说,滚落金麟台两次,你这可也算得独一份了。都说一回生二回熟,这金麟台若有灵都只怕都认得你了。’

     金光瑶在心里几乎有些乐观地自嘲着,面上又挂起讨喜的笑模样。对鼻腔猛然窜上脑门的酸热感一无所察一般,也只当眼角骤然的湿意不存在,悠然负手,迎着金家弟子或明或暗的各色视线闲庭信步。

    倒不是他心理素质太好不急着离开,而是他没办法走更快。 一路磕碰着滚下来,身上疼得厉害,腹上被踹中的地方更是一抽一抽痛得眼前阵阵发黑。

  金光瑶很快想到了很多年前似曾相识的一幕。

     在他还是孟瑶的时候,曾经拿着孟诗宝贝了一辈子的可笑‘信物’千里迢迢来寻生父,后来呢?后来也是这么着,让金家家丁当着各家修士的面,把他从金麟台上踹下来。

  也是一样,从金麟台最上面,滚到最下面。

  这么多年过去了,从人尽可欺的娼妓之子,兢兢业业九死一生爬到名动天下的敛芳尊之位,金光瑶以为一切都不一样了。

  没想到还是一样得挨踹。

  更没想到,自己这么多年忍辱负重的努力,在自己敬慕的大哥眼里,不过抵得一句“娼妓之子,无怪忽此。”

         金光瑶一时之间几乎有些心灰意懒,不知道自己拼命了这么多年到底图个什么,所有的努力被全盘否定的滋味一点都不好受。

  他觉得自己难受得快死掉,心口像是让人用力插了一刀还狠命搅了一搅。只觉得身上所有伤加起来都疼不及那颗七零八碎的玩意儿之万一。

  多狠,一刀就足以让人灰飞烟灭。

     何况给他这一刀的不是别人,正是聂明玦,是他放在心尖儿上憧憬的赤锋尊,是他仰慕了那么好些年的大哥。

  金光瑶终于走进自己的居室,方掩上门扉便再无力支撑,摁住心口翻涌的疼痛,滑靠门上不住大口喘息。

  他仰头盯住自己称得上简陋的房间里唯一可算奢华的东西,一副精心装裱后高挂厅堂的字,凛然遒劲的笔触,是聂明玦赠与他的结拜之礼,上书四字——

  问心无愧。

  金光瑶久久凝视着,然后扶住门慢慢站起身,小心将其取下,近乎虔诚地伸出食指随着那人刚劲笔触一笔一画描摹。

   “大哥,你总要求我做事问心无愧,我虽做不到尽然,可你须知我纵然尽负天下,唯独对你和二哥问心无愧。”金光瑶喃喃着,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用力闭上眼,“可是从今天开始,便只余二哥一人了。”

   金光瑶在掌心聚拢灵力用尽全力一震,灵力激荡着把裱装好的字撕扯成齑粉四下飘散。

  
     ‘聂明玦。’

  在一室飘摇纸粉中,金光瑶心想。

  ‘我终于开始恨你了。’